平安养老保险>高端视点>高端论述>以文明的眼光看待企业年金制度

以文明的眼光看待企业年金制度

引言:企业年金被批为“富人俱乐部”,法规和实践数据证明这种说法并不符合事实。同时,国内企业年金的成长以及国际企业年金发展经验证明:企业年金天生是税优的产物。进一步,通过辨析与企业年金税优相关的两种观点,即:提高企业年金税优幅度,财政是否存在过大损失?企业年金税优是否导致收入分配改革失效?证明:企业年金是人类文明制度的结晶,我们应该以文明的眼光来看待企业年金制度。

打印

以文明的眼光看待企业年金制度

时间:文章来源:杜永茂 杨群[ 字体:]

“企业年金是‘富人俱乐部’”的观点与事实不符

1、法规解读:建立年金的企业并不限于“富人”

2004年原劳动部第20号令《企业年金试行办法》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具有相应经济负担能力的所有企业都具有参加企业年金的权利,说明:企业年金是国家社会保障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减轻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支付压力、改善民生的重要支柱,它并不仅仅限于“富人”。

2、某大型年金管理公司受托客户数据分析

“富人俱乐部”中“富人”的定义,社会上没有明确的说法,我们以层层累加的方法来扩大“富人”的定义,并以此口径来研究一家市场上大型年金管理公司受托客户数据。

在国家标准21个行业分类(即:“制造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机关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建筑业、居民服务和其它服务业、批发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文化/体育/娱乐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农/林/牧/渔业、金融业、房地产业、采矿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住宿和餐饮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国际组织、其他”)中:

第一步,我们以 “国有、垄断、经济效益较好”作为界定标准,选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金融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以及部分“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如果把“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的企业全部纳入,有失偏颇,因为该行业客户绝大部分为中小民营微利软件企业。本文把该公司750家“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行业企业中约200家纳入。);

第二步,纳入“采矿业”,因为其属性“国有”;(姑且不论采矿业中包含的部分老工业企业并不富裕,甚至经营上不能持续盈利的情况)

第三步,纳入“房地产业”(姑且不论大部分房地产企业并非“国有”的情况);

这样,我们在概念上层层扩大“富人”的定义后,在该年金公司受托客户8393家中,得到的数据分析如下:

“富人”定义 “富人”企业数 “富人”企业数占比
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金融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部分“富裕”通讯企业 2310 27.52%
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金融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部分“富裕”通讯企业+采矿业 2393 28.51%
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金融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部分“富裕”通讯企业+采矿业+房地产业 2765 32.94%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第一层定义(狭义“富人”概念,比较符合社会上通行的概念)的做年金企业数仅占28%左右,第三层定义(广义“富人”概念)的企业数也仅仅占33%左右。

该商业管理公司作为市场地位排前的年金管理公司,其受托客户数据具有代表性,如果把仅仅占33%、不到3000家的“富人”客户数来代表其余近6000家普通中小企业,把它们都归入“富人俱乐部”,存在以偏盖全,同时,因“富人俱乐部”的争议使得这些通过做年金达到改善人力资源政策、惜才留才的中小企业也迟迟享受不到较高幅度税优待遇。

#page#

3、上海企业年金客户数据分析

上海的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接了上海原有补充养老保险存量业务,涉及客户约5000户,规模约200亿,但在大约2500家有缴费能力的企业顺利转制为企业年金后,其余大约2500家企业存在转制困难,主要为外企(倾向于为部分中层以上员工建立企业年金计划,不符合目前法律规定)和因出现亏损、续缴困难的企业,这些企业后来经过市场上各家年金管理机构的努力,也大部分签署了企业年金合同,原有存量顺利转制为年金,进入投资运作,但续缴一直不理想。

从上述数据中可见,即使在上海的社保客户中,也约有50%的企业年金客户并不属于上述广义“富人”概念的范畴。

4、年金市场全口径数据分析(数据来源:人社厅函【2012】163号《关于2011年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情况的函》),根据人社部统计,截至2011年底,企业年金基金法人受托企业数为3.889万个,其中,电力、通讯、石油等垄断型国有企业占比约23%,也就是说,“企业年金是富人俱乐部”的说法与全口径数据也不相符。

二、避免企业年金沦为“富人俱乐部”的根本之道是扩大税优,做大企业年金规模

(一)国内国际经验证明:企业年金本身就是一个半政策半市场的业务,税优是企业年金成长的“助推剂”

1、从国内经验来看:

(1)企业年金从诞生之初就来自于税优推动

实行企业年金制度的大型企业一般拥有补充养老保险存量资金,这些资金在20号令出台后逐步转制成规范的企业年金,而补充养老保险存量的发展来源于税优政策的刺激。

1997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明确在国家政策指导下大力发展“企业补充养老保险”,上海和深圳等一些发达地区据此出台了地方试点性质的政策文件,对补充养老保险给予程度不同的税收优惠,铁道、邮电、电力、交通、金融等10多个行业(成为目前市场企业年金的主要来源行业)先后建立了补充养老保险,2000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印发完善城镇社会保障体系试点方案的通知》对辽宁等试点省份制定4%税优政策。正是在上述政策尤其是税优政策鼓励下,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存量剧增,后来政策要求这些存量转变成规范的企业年金。

以烟草行业为例,1995年,行业内发文(国烟人发(1995)第48号),规定“实行企业补充养老保险的单位每月按职工工资总额2-15%的比例,提取本企业的补充养老保险基金,自国家局颁布国烟人发(1995)第48号文以后,各地卷烟厂纷纷自建补充养老保险制度;可以说:目前企业年金总规模中绝大部分是已经享受过税优比例的存量资金,企业年金天生是税优推动的产物。

(2)我国企业年金7年来的发展随税优政策而起伏

2004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布20号令(《企业年金试行办法》),规定企业缴费不超过企业工资总额的1/12,即8.33%,企业和职工合计缴费不超过1/6,市场的解读是企业税优和个人税优合计1/6,世界银行因此预测到2030年,中国的企业年金将达到1.8万亿美元,相关政府部门也预测到2010年年金规模将达到1万亿。但截至到2011年,企业年金市场规模仅3500亿,但从税优幅度逆向推算,如果“两个缴费”税优合计是1/6,则2010年1万亿的规模是可期的。

20号令颁布后,社会掀起了建立企业年金的热潮。但是,2008年,财政部发布34号文,规定企业年金的税优幅度统一为4%,且只限于企业缴费部分,该缴费如果进入个人账户则必须纳税,后来发布的694号文规定个人缴费必须征税。34号文使得企业年金市场一下子跌入冰谷:不少正计划启动年金的企业因为税优幅度太低、无法解决临近退休的“中人”退休补偿(制度接轨问题)而暂停企业年金方案,不少已经建立年金的企业削减缴费规模,更多的企业进入观望状态。

#page#

2009年,财政部又发布27号文,将企业年金税优幅度提高到5%,虽然只提高了一个点,但少量企业可以解决中人问题,而将搁置的方案重新启动,7年来的市场起伏说明:企业年金市场的起伏跟税优政策完全正相关,相关数据见下图。

企业年金资产规模变化

(3)从国际经验来看,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企业年金的发展都离不开税优政策支持

以美国为例,美国的企业年金起源于401k法案,来源于美国1978年《国内税收法》第401条K项的规定,该规定是:建立企业年金可以在一定幅度范围内享受税优并实行税延;从“401k计划”的命名可以看出企业年金和税收优惠之间的渊源关系。

从下表中可以看出,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横跨欧洲、美洲、大洋洲、亚洲)对企业年金都实行税延政策,一部分国家实行强制缴费(主要是中东欧转型国家和拉丁美洲国家),还有一些国家,税优和强制缴费政策并列实行。

企业年金的驱动因素汇总

驱动因素 国家 第二支柱
税优刺激 美国 职业待遇确定型计划、职业缴费确定型计划和混合型计划:雇主缴费可以减税,上限为收入的限定比例。雇员缴费不能减税。待遇作为收入纳税。
加拿大 RPP和RRSP:雇主和雇员的缴费是免税的,上限为收入的18%或13500加元。收益是免税的。
英国 国家收入关联计划:雇主的缴费可以作为营业费用从应税利润中完全扣减。
其他国家: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奥地利、荷兰、芬兰、希腊、瑞典、冰岛、丹麦、挪威、卢森堡、瑞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澳大利亚、新西兰、土耳其、香港、新加坡、日本、韩国、巴西、智利、墨西哥、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萨尔瓦多、玻利维亚、 都实行强制缴费
税优刺激与强制并列 香港 强积金制度:强制性,EEE。
新加坡 中央公积金计划:强制性,EEE。
韩国 强制性解雇津贴:对雇员是强制性的。缴费是免税的,收益是应税的,待遇是应税的,但税率较低。
澳大利亚 强制性私营养老金计划:积累制。雇主缴费在一定额度内可以减税,待遇领取享受优惠税率15%。
其他国家:智利、墨西哥、巴西、哥伦比亚、萨尔瓦多、哥斯达黎加、土耳其 税优与强制并列
#page#

三、企业年金与财税利益之辩

1、实行企业年金税优,财政的得与失、现在和未来

实行年金个人征税,财政未必所得多,但损失却是无形的巨大的

对个人征税的财税694号文实施后,据相关信息,2011年就企业年金个人征税所得仅区区30多亿,在10万亿税收总盘子中占比仅占0.03%。

表面上政府获得了区区30亿税,但却很可能扼杀了一个巨大的养老金市场以及导致的资本市场成长机会。(中国资本市场需要企业年金:因为企业年金基金是游离于缴费者和企业之外长达几十年的长期资本,而非短期投机资金。虽然企业年金基金的唯一目标是保值、增值,但作为资本市场上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之一,企业年金基金的投资管理人无疑是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长期机构投资者。)

加大年金税优力度,财政当期少收税,当期税收总量未必有较大的降幅、但未来税收总量会增加

一是实行税优,把当期收入转向了未来。当期财政收入减少了一点,但养老金市场中企业的缴税和资本市场的缴税可以弥补眼前的损失,该政策是“放水养鱼”,培育税源。这是处理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关系问题。

二是企业年金能够扩大资本市场总量,据美国相关研究:“一个美元企业年金的税优可以带来5个美元的资本市场养老资金增量”,进一步,资本市场合理配置资源的功能带来的“财富效应”使得税收总量会增加,这是处理局部利益和全局利益的关系问题。

四、企业年金与收入分配改革

扩大企业年金税优范围,已经成为有识之士的共同呼声,但财政部门担心:目前正在进行收入分配改革,税优范围的扩大会有利于已经做了年金的国有垄断企业的高收入群体,加大贫富分化。

事实上,企业年金作为规范、透明、信息公开的员工福利产品,它有利于垄断行业灰色福利收入的阳光化,由于税优范围太小,很多本可以做年金的垄断企业,由于目前税优范围的额度解决不了将要退休员工的退休制度接轨问题,其已经存在的并不规范、透明的补充养老保险存量迟迟不能转制成规范的企业年金。

另外,从西方来看,企业利润可以有厚薄,但员工的收入大致行业趋同,企业年金成为普遍的福利制度,很公平。但我国,如果只有“富人俱乐部”中的企业员工可以得到年金的福利,并且享受少量税优,整个社会的贫富差距反而因企业年金的存在而拉大。如果年金税优的幅度足够大(类似于西方国家,约10%-30%),大到能够刺激大量吸纳就业的中小企业做企业年金,则整个社会的贫富差距反而缩小了。

参考文献: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部研究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