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养老保险>高端视点>高端论述>第三只眼睛透视中国企业年金市场的发展

第三只眼睛透视中国企业年金市场的发展

摘要:中国的企业年金市场经过前几年的迅猛发展,目前进入“渐进期”,经营企业年金的机构集体处于“前景未明”的迷茫,表面是税优政策不给力所致,实质是政府对养老问题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深入研究,导致社会整体缺乏养老宏观规划,政府和市场关系没有厘清;在概括几年来企业年金发展的基础上,针对市场低谷,作者提出一些针对性的建议,抛砖引玉,供大家讨论。

关键词:企业年金 渐进期 税优

The Third Eye o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Professional Annuity Market

Abstract: After several years of rapid development, China's professional annuity market now has entered the "progressive period". All of institutions that engaged in the professional annuity have dropped into the misty about the prospects. Apparently, it seems the lack of preferential tax policy that leads to the confused state, but actually it is the government who lacks of deep research on the old age crisis and the pension system construction ——it leads to the lack of macro planning for old age and the confus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the market. The author summarized the developments of professional annuity market and proposed some targeted proposals for public discussion.

Key words: professional annuity; progressive period; preferential tax policy

打印

第三只眼睛透视中国企业年金市场的发展

时间:文章来源:杜永茂 杨群[ 字体:]

一、中国的企业年金前几年发展迅速,但近期进入“渐进期”

中国的企业年金市场自2006年起步,发展迅速,到2011年已经发展到3570亿,年复合增长率31%,见下图

中国的企业年金市场自2006年起步

但是,到2009年市场增速就呈下降之势,见下图, 2008年前增速最高达到70%,2008年下降到28% ,后略有回升,但整体呈一路下滑之势。

到2009年市场增速就呈下降之势 #page#

2006年开始市场井喷与人社部2004年始出台企业年金20号令和24号令以及劳社部发〔2007〕12号《关于做好原有企业年金移交工作的意见》以及(人社厅发[2008]9号)《关于对原有企业年金移交有关问题补充意见的函》两个文件密切相关;正是这四个关键性的政策和文件一下子打开了中国企业年金市场的政策空间。

2008年2月,财政部出台了34号文,明确规定企业年金企业缴费部分的税优为4%,相当于间接否定了20号令规定的两个8.33%缴费比例[20号令政策上没有明确规定企业缴费和个人缴费占工资总额的8.33%可以享受税优,但在各地实际操作中,不少地市理解为可以税优8.33%。],企业年金市场一下子跌入冰谷,直到2009年,财政部出台27号文,把税优比例从4%提高到5%,年金市场微弱复苏,到了2012年,年金转制市场接近尾声,未来新增企业年金容量可以用“微弱”来形容,从事年金的市场机构集体陷入前景未明的迷茫。

二、中国企业年金进入“渐进期”的原因

1、税优动力缺失是年金市场“渐进”的主要原因

过去五年企业年金市场是“繁荣的转制市场”和渐进式的新增市场,年金市场主体是原有企业补充养老存量转制形成的,纯粹新增的企业年金市场量极其有限。

从国内情况来看,市场开拓主要的困难在于税优政策不给力,目前企业缴费5%(金融企业4%)实行税优,个人缴费必须缴税,且企业缴费在进入个人账户后还得缴税,这样的政策对个人而言,缺乏激励(个人税后的收入可以进行各种投资,不一定非要进入年金账户不可);对企业而言,5%的税优额度总量偏小,无法解决临近退休人员的退休补偿问题,即无法帮助解决中国式国有企业员工退休的转制成本问题,企业也缺乏较强的积极性。

从国际经验来看,政府普遍采用税延优惠的方式,刺激企业和个人缴费做年金的积极性,典型的是美国的401k,雇主缴纳在雇员工资25%以内的可以税前扣除,加拿大是18%,英国是17.5%-40%,奥地利是25%,芬兰是10%,澳大利亚则规定一个限额(如50岁以上者为64700澳元)等等。

并且投资期间增加的收益不征税,到了领取时才征税,让本金和税收让利一起在账户中滚动复利增值,极大地激励了企业和个人做年金的积极性。

2、第一支柱挤占了部分企业年金市场发展空间是第二个原因

我国的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俗称“社保”)个人缴费率大约11%,企业缴费率大约17%,合计缴费率为28%,个别老龄化严重的地区如上海合计为30%,相对于国际缴费率而言,基本养老的缴费率太高,国际基本养老金的缴费率情况是,老龄化严重的欧洲发达国家,缴费率一般在20%左右,如英国23.8%,荷兰23.55%,瑞典17.21%,比利时17%,但美国只有12.5%,老龄化特别严重的德国也仅仅是19.9,日本15.67;其他发展中国家绝大多数在10%以下,如墨西哥6.5%,泰国6.5%,南非3%,印尼6%,人口大国印度也只有16%,估算世界养老第一支柱平均缴费水平在15%以下[数据来自OECD网站《国际养老金缴费率》];

#page#

守法合规、效益中等的企业在缴完基本养老保险之后,如果再做企业年金(第二支柱),总的缴费率一般将达到25%(基本养老20%+企业年金5%=25%),这种比率使得企业的负担很重,与美国比较,美国同样比例最高仅达到7.76+12.5%=20.26;加拿大雇主两种缴费的最高比例大概5%+9%=14%,不少国家企业年金雇主的缴费比例是自愿的,且允许税前扣除,如芬兰、荷兰、爱尔兰等等;这样,企业可以根据职工的绩效自由确定缴费比率,不但对留才有效,而且企业的负担也是可控的;

另外:这些国家共同的特点是,基本养老的缴费率和企业年金缴费率,是前低后高的关系。也即,国家承担有限的养老责任,大部分养老责任由雇主和个人承担,一方面对个人参加企业年金的缴费有激励作用,另一方面,也有效低降低了国家未来的财务风险。

对于我国第一支柱缴费率过高(达到或超过大部分国家第一二支柱缴费率总和)的原因,我们不妨推测为:第一支柱的设计就有包揽养老问题、甚至替代二、三支柱(企业年金、个人税延)的隐含欲望:因在统帐结合的模式中,统帐部分实行现收现付(相当于国际通行的第一支柱模式),个人账户部分实行积累制度(相当于国际通行的二三支柱模式),政府希望通过个人账户的积累达到为未来储备养老金的目的,但实际上,人口的老龄化加上计划经济年代养老金的隐性债务一直没有解决,使得统筹账户支付困难,不得不挪用个人账户中的养老金,近来个人账户“空帐”已经达到1.76万亿(个人账户的保值增值功能完全失去),目前空帐做实缓慢,即使已经做实的资金又出现被挪用的情况,窘况证明:用政府的方式积累养老金、替代二三支柱行不通,必须大力发展真正市场化的二三支柱。

同时,对企业年金的税优幅度扩大的呼吁迟迟不能实现,与第一支柱享受较高的缴费免税率不无关系,但财政部门应该了解:第一支柱的税优本质上没有能够真正用到老百姓身上,“空帐”其实是老百姓用缴费为计划经济时代的隐性养老金债务买单,这笔债务理论上应该用变卖国有资产或者外汇储备来填补的,也就是说,财政的税免优惠用在了国家身上。

3、从根本上来说,企业年金市场目前状态是政府没有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写照

在老龄化的背景下,养老金短缺问题解决方面,政府和市场合适的关系是什么?

OECD国家的经验是:政府提供基本养老,即第一支柱,但仅占退休养老金的小部分(国际上一般替代率在15%-30%左右),通过税优政策大力发展二三支柱,激励企业和个人成为养老金储备的主体,并充分发挥商业经营主体的功能,让养老金在资本市场上通过复利增值。“政府主要解决退休时基本生存问题,主要通过市场力量,提升老百姓退休生活水平”。

从图3可以看出:2009年,荷兰二三支柱达到GDP的130%,美国达到70%,经济合作组织34国平均达80%,而我国二三支柱仅占到养老储备的5%。 图3

#page#

2009年国际养老金储备情况

国家 二、三支柱养老金 人均二三支柱养老金 第一支柱养老金 人均第一支柱养老金 二、三支柱
/第一支柱
人均养老金(美元)
占GDP的比重 金额(亿) 占GDP的比重 金额(亿美元)



澳大利亚 82.26% 8,082 36,813 5.94% 516 2,352 15.65 39,164
美国 67.56% 115,840 37,775 17.91% 25,403

8,284

4.56 46,059

荷兰 129.82% 10,281 62,195 / /   / 62,193

经合34国 67.63% 167,588 13,721 18.40% 45,542

3,729

3.68 17,450



巴西 17.06% 2,432 1,259 数据未披露 14
印度 5.43% 620 51 54
俄国 1.52% 150 105 105
中国 0.59% 200 15 7.48% 3,671 275 0.05 289
  上海 198% 43 309 224% 49 350 0.88 6.59

三、发展中国企业年金市场的建议

政府必须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坚守第一支柱,提供能够保障人类生存底线、普惠式的基本养老保障,同时,大力发展二三支柱,达到通过企业和个人努力,提升个人养老生活质量目的,建议:

推行企业年金“税优新政”

运用国外企业年金EET模式,即(缴费阶段免税、投资阶段免税,领取阶段征税),加大企业缴费税优幅度,对个人缴费实行税延,同时对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群的养老政策进行改革,使得这批人群也能加入到企业年金行列中来……,通过这些政策,使得中国的企业年金能够“扩面提速”。

将基本养老的个人账户和企业年金中个人账户合二为一,把基本养老中的“个人账户”还于市场,真正保值增值

#page#

如果政府起初设计基本养老中的个人账户的目的是要为老百姓未来的养老储备资金的话,那么,“空帐”和“空帐难以做实”证明,上述愿望是失败的,鉴于第一支柱的个人账户与第二支柱的个人账户的性质相同,建议进行合并;更强的佐证理由是:市场化的企业年金投资回报率远高于政府(截至2010年,人社部公布年金年化回报率达到11.43%,而基本养老的个人账户收益率等于是零)。

逐步降低第一支柱的缴费比率,并稳步提高第二支柱的缴费率

根据清华大学的杨燕绥教授的建议,未来十几年内,基本养老缴费每年降低一个百分点,企业年金缴费则每年上升一个百分点,这样做的好处,可以有效地降低政府承担的过度的养老负担,使得政府的责任适度,实质上,是把政府对市场的过度挤占还回“市场”,以市场的效率来弥补政府的不足

4、条件具备的情况下,推行强制性企业年金制度

拉美国家通过推行强制性的企业年金有效地积累了养老资金,其中智利的经验被世界银行作为范本推广。

只有在第一支柱费率降低、让出企业年金发展的市场空间的条件下,强制性的企业年金才有制度实施的基础。

扶持商业养老经营主体

国际上,养老金的运作主要靠商业主体,美国养老金资产和银行资产之比约160%,是市场上最强的金融力量,百姓的养老金通过商业主体的运作实现安全稳健并且保值增值,整体经济因了商业机构对养老金的运作而得到更长远的规划和发展。

国内的五家养老金机构,构成了年金市场受托的70%,投资的40%,目前因市场的过分竞争,收益很低,市场的渐进期,更加重了经营负担。2011年除了平安养老持续盈利和泰康养老暂时打平之外,其他都不盈利,亟需要政策的扶持,建议相关政府机构调研中国商业养老经营机构的情况,适时出台扶持政策,让中国企业年金经营的星星之火,能够保留,未来在新的政策再次打开市场空间之时,它们能够形成燎原之势,为中国养老保障事业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1]郑秉文.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2011.101-109

[2]杨燕绥.养老资产管理(内部交流报告)。

[3]郑秉文:以欧债危机为鉴 中国养老制度抉择[EB/OL].:中国养老金网,2012-2-3:

[4]郑秉文:完善年金税优 扩大居民消费[EB/OL].:中国证券报-中证网,2010-8-19:

[5]郑秉文:我国企业年金何去何从(一)?[EB/OL].:中国养老金网,2006-4-26:

[6]郑秉文:我国企业年金何去何从(二)?[EB/OL].:中国养老金网,2006-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