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养老保险>高端视点>高端视点>保险蓝海行业未来发展趋势预测

打印

保险蓝海行业未来发展趋势预测

时间:文章来源:高菁[ 字体:]

高菁

高菁

众所周知,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历史,造就了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经济增长主要来源于制度改革红利,从这张图中大家看到有几个增长波。改革开放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建立,91年南巡讲话,社会主义市场体制的建立,加入WTO和住房制度的改革,通过这几个增长波的趋势。

我们下一波在哪里?根据专家预测,即使是7%的增长还有20年,中速7%的增长,美国走一步,我们走美国的一倍,如果达到8%的话,就是三倍于美国的速度。从体量来看,我们GDP是7万亿,美国15万亿,相对于美国的45%,预测美国今后2-3%的速度,即使中国是7%,我们也将有能力在2030年达到和超过美国。

我们增长的动力来自城市化和体制改革的红利,因为城市化能够带来教育、交通、医疗等城市功能的增加,体制改革是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的改革和自下而上的基层改革,带来民生的增加和经济的活力。刚刚结束的十八大习总书记提到期盼有更稳定的工作、更可

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等,提出了很多个“更”;总理也提出今后五年有三件必须要做的紧迫的事情,其中首要的事情就是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保监会项主席在十八大会议期间提出,保险业要在完善现代金融体系中发挥作用,优化金融结构,提高金融运行的协调性和稳定性,保险业要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中找准定位,找好发挥保险业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中的积极作用。

保险业目前拥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和潜力

从左边这张图来看,我国人均收入的增长给保险业发展带来很大的空间,未来保险业大有作为。从保险深度和密度来看,目前我们还是远低于世界水平,比如保险深度平均水平是7%,中国只有3.7%,保险密度世界平均水平是830美元,我们是165美元。大家也可以看到,保险业在金融资产中占比偏低,空间很大。保险业在2010年提出的十二五规划要求中,提到2015年总保费收入达到3万亿,要达到2015年的这个数字,我们年度增幅要达到20%,因为大家知道,即使到2011年,我们保险总资产累计只有6万亿。

从保险行业来看养老险和健康险来看,我们中国保险行业偏重对物的保障。调查显示,国际上寿险收入目前是财产险的1.38倍,中国寿险收入只有财产险收入1.28倍;同时,寿险行业更多偏重于投资理财型产品,真正具有保障功能的养老险、健康险和意外险只占到寿险总收入的12%,所以无论是与国际水平相比,还是对寿险行业产品分类进行分析,未来中国将会出现颠覆现有的模式,更注重以人为保障的保险文化。

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的发展将成为主流

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正是我们所指的蓝海行业。未来几年中,我们预测保险业的发展需求将倒逼财税、卫生体制的改革,来推动养老和健康险的发展。

我们先分析其他几大业务模块:个人寿险目前是整个保险业的市场主体,但个人寿险主要以分红、万能、投连作为产品主打,性质上虽然有保障属性,但主要属于投资理财产品。所以这类产品必须和银行、证券、基金去拼投资收益。保险行业的投资目前刚刚打开,收益增长还有待于观察。另外,由于像银保渠道调整,个人代理渠道增员困难,整个今年增长乏力。财产险这块从电销渠道发展可以看得出和汽车工业增长相辅相成,目前汽车行业没有像前几年那样井喷,所以财产险也进入一个平稳增长期。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要完成保险业“十二五”规划必须寻找新的蓝海市场。养老险和健康险的发展我想应该是列入蓝海战略的,这两者制度改革的红利必将成为保险行业新的增长点。

下面我和大家交流一下这两个领域。

一、养老险领域

中国迅速进入老龄化时代,但目前带来的问题很严重,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养老金储备严重不足,二是体制失衡,三是养老基金在保值增值效率方面低下。这样就凸显了中国养老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到了必须通过制度改革来促进发展的阶段。从发达国家来讲,老年抚养比还是很平稳的。中国这条线比较陡升,2015年之前还平稳,2015年之后斜率就大了。2037年能够与国际接轨,这是因为中国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1960-1980是婴儿潮,2020-2040是银发潮,之后是高龄银发社会。

中国养老储备严重不足和经合国家、以及和金砖四国相比,美国第一支柱养老金占GDP的比重18%,二三支柱是70%,相比中国第一支柱只有7.48%,二三支柱加起来0.59%,水平很低。

养老金储备过低的问题主要是体制失衡和保值增值的不理想,大家看到体制失衡这一块,二三支柱发展严重滞后,第一支柱虽然占主体地位,但存在着财务持续性问题和结余资金收益率过低的情况。第二支柱面窄量低,中国企业年金真正起步是从2005、2006年开始的,覆盖率不足1%,去年3500多亿,今年4200亿左右,量是非常小的。第三支柱更是处在无制度、无组织的无序状态。

第一支柱的空帐达到了1.76万亿,财政补贴从1998年24亿,每年递增到2011年达到了2000亿,基本养老投资回报率低于2%。从商业主体的作用发挥来看,没有得到的发挥,从商业运作量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OECD国家70%,美国90%的储备金用于商业运作,中国只有10%。企业年金市场化运作的养老金,成立6年以来累计平均收益率8.78%。从服务角度比较,商业化服务是客户关系,政府服务是管理关系,两者存在着效率性、增值性和便捷性的差异。

从保值增值来看,没有从储蓄型养老转为投资型养老,这是没有充分应用复利增值的效益。我这里举一个例子,美国一个储户从25岁开始交费,将他的收入4%交入养老金账户中,65岁退休,领取到90岁,年投资收益率按7.5%计算,他所有的养老金中10%来自交费,30%来自于他退休前的保值增值,60%是他退休以后领取到90岁的时候保值增值,这是136法则。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改革的过程就是不断学习发达国家先进制度的过程,养老一定要变成投资性养老,养老资金一定要从储蓄资金中强制分离出来,这需要国家建立制度来保证。就像刚才谈到复利前提,一定是账户锁定,不能打开和提取,每月必须缴费,才能成为第八大理论奇迹,通过福利政策。像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和香港的强积金制度都是学习西方制度的智慧结晶。中国人很可怜,养老资金放在银行中,一方面享受不到复利增值的好处,这是人性的弱点,买房买车、孩子读书都要取钱。很少能够把储蓄资金做到60岁才去领取的。另外一方面是被动承受着通胀损失。所以,我们看一下整个第一支柱,严峻的财务收支平衡问题被扩面,逐年增加的财政转移支付所缓和,但所有财务风险都打包推向了未来,制度存在持续性危机,严峻的老龄化成本将逐渐货币化,巨大的隐性成本将逐渐显性化,另一方面,专家预测社保结余资金10年因通胀损失达到了6000多亿。

第一支柱,虽然6年发展比较迅速,增速比较高,但是大家看到更多的资金来源,其实是来源于补充养老的资金的转移,有商业保险,也有人寿部门行业社保专制所转移的,所以这存在着存量转移,并不是像这个曲线那样符合增长率那么高。其次是政策的影响,税优是企业年金的生命线,大家看到了,为什么有这么一个波动,主要是因为增长率曲线因为2008年财政部企业司出了34号文,把人社保11号24号令中的8.33%的税优拦腰一刀变成4%,带来的下跌。同时在公关以后,财政部税政司出台27号文,把税优提高又带来的这样一个提升,这是和政策完全相关联。

第二支柱发展置换的原因分析,大家看到了,主要是制度缺陷问题。第一支柱一定是目前基本社保缴费比例的4-5倍,整个挤占了企业年金的市场空间。从税收优惠来看,5%不够,而且这是单位缴费这块,个人税优这块没有。

第三支柱没有专门的制度设计,我们说到的是“三无”。当然我们现在还有一个利好消息,个人税延型的养老今年可能在上海落地。另外养老资金和银行储蓄资金没有分开,制度设计上仍然是储蓄型养老,非投资型养老。

从各个支柱未来改革方向来预判,中国还是要大力发展二三支柱,避免“一柱难支”;社保结余基金要市场化的投资管理;未来的税优模式还要进一步的改革;通过上海税延政策年底的落地,我们希望它成为先驱而不是先烈,在全国能够推广。

整个市场容量预判,请大家记住这几个数字:一是基本养老结余入市8.2万亿,通过个人税优我们预测在上海能达到150亿;二是除养老之外的四险,民生保障型资金还能达到3万亿。

二、健康险领域

从健康保险来看,随着居民财富的持续增加和健康险管理意识不断增强,我国健康险管理需求逐渐增大,受多种因素影响,商业健康保险的规模与可挖掘的潜力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没有真正发挥出社会的功能。

今年8月份,国家6部委大家看到了,联合推出了关于还是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已经释放了很积极的信息,提倡商业化的运作,保本微利原则。但是,也带来一些问题,大家也看到,目前我们医疗卫生体制存在着一些像一人看病、全家吃药,包括与医院的合作缺乏对疾病发病率和病患信息的足够数据,缺乏产品的研发、精算、健康管理等专业人才,监管限制比较多,产品结构单一,同质化严重。未来健康险的发展对策我认为还是一个体制变革,争取做到政府、企业、百姓三赢。

以大病医保制度为例,这是一个典型的博弈论中政府与保险公司的博弈模型,模型博弈的结果要么双赢要么双输,关键取决于政府体制的建设,保险公司处在被动等待的结果,如果双赢社会结果是三赢,如果双输社会结果是三输。所以,希望政府能够明确赔付底线和机制,全面推开这项工作。具体还是 允许开发分红健康险产品等,加强消费者购买健康保的积极性,虽然同为保险行业,但是健康险的保险差别还是非常大的,建议保险公司引进国外优秀的人才,同时对一些法规制度限制还有一些突破。

高菁

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常务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