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养老保险>高端视点>高端视点>年金业务难盈利杜永茂详析平安样本

打印

年金业务难盈利杜永茂详析平安样本

时间:2012-04-20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 字体:]

五年前市场还为预期的企业年金蓝海兴奋不已,但几年经历下来,率先尝试的养老险公司们发现这块业务并不好做。

在目前五家养老险公司中,除平安养老自2010年依靠团险补贴实现整体盈利,另外4家仍然挣扎在亏损的泥淖。虽然平安养老实现整体盈利且管理规模已经率先超过千亿,但是如何尽快让年金业务实现盈利是平安养老掌门人杜永茂的心头大事。

谋求年金盈利

虽然平安养老自去年就实现了盈利,但对天生为企业年金而生的养老险公司而言,团险与年金合于一家,以团险养年金,似乎是权宜之计。目前,包括太平养老、泰康养老也在借鉴这种模式,希望扭转亏损大局,但是在目前已经公布的2011年年报中,除平安并无一家盈利。

平安养老险董事长兼CEO杜永茂认为,这种模式是客户需求导向的结果,“团险(含长险、短险)业务和企业年金业务都对接企业人力资源部,都属于员工的福利保障计划类型,不同的是年金有少量税优。团险和年金合于一家,不仅可以以团险盈利弥补年金当前的亏损,保证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更好地支持年金业务的发展;同时,长险、短险、年金产品复杂,企业寻求不同金融机构服务,成本高、很繁琐,如果一家公司能提供一站式服务,客观上为客户带来便利,变复杂为简单,整体上有利于社会资源的节约和社会效益的提升。”

据悉,去年平安养老团险保费共做了100多亿,规模在寿险行业排名第二,盈利3亿元,但年金业务亏损1亿多元,整体盈利只有2亿左右。

按照平安集团董事长兼CEO马明哲的要求,平安养老险不仅要规模,更要利润,杜永茂也列出了具体的目标,未来5年管理年金总资产(含企业补充养老保险)3000亿以上;经营短险意外健康医疗保险累计480亿以上;持续推行精细化管理、持续提高盈利水平,未来5年利润累计35亿以上。

但是在目前年金行业增量只有几百亿的背景下,这样的军令状着实压力不小。

据悉,截至去年年底,企业年金市场总体规模才3500多亿,但市场管理机构39家、资格主体合计61个,僧多粥少,过度竞争,导致年金管理费率太低。

“目前市场受托管理费率不到千分之一,投资管理费率不到千分之三,同一年金计划合计管理费率低于千分之四,管理机构远没有达到规模经济,目前每年有限的管理费收入很难弥补公司在系统、人员方面的巨大投入。”杜永茂坦言。

今年3月底,平安养老险受托资金规模超过人民币461亿元,投资资金规模超过580亿元,合计1041亿元,成为业内首家年金规模突破千亿元大关的养老保险公司。

杜永茂认为,未来年金发展进入渐进期,公司将集中精力做好两件事,一是继续加强客户服务,提升公司的年金“盈管家”和保险“金保典”服务品牌;二是提升自身专业能力,通过IT系统和队伍能力的提升,以专业创造价值,带动年金行业整体专业水平的提升。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公司有望在2014年实现年金业务盈利。

投资策略转变

在过去的一年中,由于股债双降,企业年金投资管理人的成绩单虽整体好于公募基金,但也并不理想,低于业绩基准。杜永茂坦言,平安养老去年的投资业绩由于受市场的影响,收益水平低于以前年份,但总体而言还是超越市场的,如年化平均收益率,单一计划达到0.79%、集合计划达到1.19%,其中深圳社保组合达到3.9%;绝大部分客户都实现了正收益,少数客户由于实行投资排名竞争,在股债双降的市场情况下,收益不佳,但公司的整体投资收益率仍然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今年的投资形势依然不乐观,平安更强调稳健,宁愿少赚钱也不能赔钱”,杜永茂强调。据悉,今年平安年金投资策略已经改变,投资强调绝对收益,年初针对股市前景不清晰、大额协议存款利率较高的市场机会,平安养老已经配置了较大比重的协议存款。“客户的要求比较多样,有的希望跑赢银行三年期定存利率,有的希望跑赢CPI,但是也有一些客户每月都做收益排名,稍落后就排除资格,这是不理性的。年金投资年限很长,大部分在15~30年,有的接近40年,不能以短期收益为准”。据平安公布的数据,平安养老5年年化投资回报率13.54%,人社部同口径统计为11.43%。

年初长江养老借助太保的股东平台参与公租房建设,引发了市场对企业年金投资范围扩大的想象。对此,杜永茂表示,只要获准,平安养老肯定会参与,目前集团凭借自身优势获取的优质债券品种都会优先配置给年金,未来好的公租房、信托项目也会成为企业年金关注的投资领域。

而投资渠道不宽、交易费用偏高等也一直是年金投资的掣肘。对此,业内呼吁,政府对年金等养老金的投资能够给予优于一般基金的投资机会,比如效仿美国政府发行针对养老金投资的特种国债(收益高于一般国债品种)、允许养老金资金进入公共基础设施等收益稳定、风险较小的长期基金投资领域;同时降低养老金投资交易费用,如允许养老保险公司在证券交易所拥有自己的交易席位。

年初长江养老借助太保的股东平台参与公租房建设,引发了市场对企业年金投资范围扩大的想象。对此,杜永茂表示,只要获准,平安养老肯定会参与,目前集团凭借自身优势获取的优质债券品种都会优先配置给年金,未来好的公租房、信托项目也会成为企业年金关注的投资领域。

此外,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国外企业年金的发展主要得益于税优推动,如美国的401K计划,在缴费上享受较大幅度的税优,即EET形式(缴费和投资阶段等漫长的时间内都不征税,领取阶段才征税),而国内目前是TEE模式(企业缴费虽有5%的税优,但如果进入个人账户则要征税,个人缴费必须缴税,投资和领取阶段免税)。

杜永茂认为,企业年金天生是半政策半市场的业务,建议研究并实施EET税收模式,加大企业缴费税优幅度,并对个人缴费在一定范围内给予税优,使得企业年金能够名副其实地发展成为养老的第二支柱,真正服务于职工个人养老。

据悉,企业年金管理办法实施7年,参与单位主要集中在需要进行原有补充养老存量转移的能源、通信、金融等行业,新的企业建立年金的积极性不足。尤其是中小企业,由于员工人数少、所形成的企业年金基金规模较小,很难有效解决建立计划流程相对繁复、管理费率相对较高的现实问题,导致占城镇总就业人口80%的中小企业职工被企业年金制度拒之门外,最大的瓶颈也是税收优惠政策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