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养老保险>高端视点>高端视点>杜永茂:税延是解决养老储备过低最有效的制度

打印

杜永茂:税延是解决养老储备过低最有效的制度

时间:2012-08-25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 [ 字体:]

“税延是解决养老储备过低的最有效的制度。”在8月23日论坛上,首届沪上十大金融家,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杜永茂如是表示。

“税延是解决养老储备过低的最有效的制度。”在8月23日论坛上,首届沪上十大金融家,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杜永茂如是表示。从我国的情况来看,有望在上海率先试点,个税延的运营方式或由企业代为选择养老保险公司,代扣缴费。未来退休后领取养老金的个税由保险机构代扣。

个人商业养老的最优制度设计是税延

“老有所养”是我国的基本国策,但我国养老金储备严重不足的问题很严重。数据显示,到去年底,我国全部养老金有计划有组织的储备只有3.56万亿元,90%为第一支柱储备,占GDP仅7.5%左右;人均折合不到400美元;而一些发达国家人均养老金储备5万~6万美元,相当于我国人均的100多倍;世界经济合作组织34国人均也达到1.7万美元,相当于我国的40倍。其中二三支柱养老金储备更低,全国人均只有15美元。表明享受二三支柱养老金的人群少,退休人群主要依靠第一支柱——社保,但社保替代率低,目前上海作为发达城市,社保实际替代率仅53%,低于国际劳工组织建议的最低标准55%。

“这一现状的根本原因在于养老体制失衡和养老金保值增值不理想。”杜永茂认为,一方面,目前我国养老第二第三支柱仅占储备存量的10%,发达国家养老储备主要在于第二第三支柱的积累,如美国达到90%,而我国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发展目前资金总量仅区区3500亿元,第三支柱仍处于无规划无制度的状态。另一方面,商业主体作用没有发挥。国外通过商业保险公司做养老金,回报都是在8%左右。而国家的养老储备中,交给商业公司运作的量占比只有10%左右。除此之外,目前我国养老体系还没有从储蓄型养老转为投资型养老。我们居民储蓄量大,未来的方向是让部分储蓄的资金转移一部分进到养老账户投资,像美国二三支柱的养老金储备,有40%就来源于投资增值。

在业内看来,有望年内在上海试点的个人税延型养老保险或将给养老第二、第三支柱的发展带来契机,尤其是对第三支柱个人商业养老保险。对此,杜永茂称:“个税延是解决个人商业养老的最优制度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