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养老保险>董事长主题演讲

打印

养老金储备——个人、企业、政府的共同话题

——平安养老险董事长兼CEO 杜永茂关于养老储备的演讲

时间:文章来源:[ 字体:]

中国养老储备亟待提升

“老有所养”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是党和政府关心的问题,也是人类生生不息繁衍兴旺的动力,“老有所养”包括很多环节,其中,养老金储备是首要环节。

中国的养老储备亟待提升,截止2012底,我国全部养老金有计划有组织的储备也只有4.6万多亿,占去年GDP仅9%;人均水平也就是3400元左右,折合美元约550美金,根据2011年的中国城镇居民消费水平,该储备仅够一个中国城镇居民66天的生活费用。

而一些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养老金储备超出或等于GDP总值;人均养老金储备3-6万美金,相当于我国人均约100倍,世界经济合作组织(简称OECD)34国人均也达到1.7万美金,相当于我国的40倍。

根据专家预测,中国未来前10年老年人年均人口将达到1.5亿,再后10年年均老年人口将达到2.02亿,保守假设未来前10年中国城市化率达到60%,再后10年达到85%,20年中物价和生活水平上涨率是过去20年的1/3,不考虑养老的隐性负债,仅发放老年人的养老金,则前10年中国的养老储备缺口是56万亿,再后10年缺口是101万亿;

根据我司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合作进行的我国首次“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调研结果来看:

1、2013年“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并不高,仅仅基本满足了眼前养老储备要求,且充足度和认知度指数都不尽如人意。

2、中国养老储备体系存在严重“瘸腿”现象,即相对于基本养老保险而言,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保险储备制度薄弱,没能承担起二、三支柱养老应有的责任。

中国的养老储备远期严重不足的原因

中国的养老储备远期严重不足的原因与经济发展水平、收入水平相关,也与养老金制度建立较晚相关;但更重要的是:

第一,三支柱存在的严重的体制问题制约了养老储备的提升。

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个人账户做实面临挑战,截至12年底社保结余约2.4万亿、但目前收益率约2%,远低于通胀水平,目前仍缺乏保值增值政策;

第二支柱面窄量小:面窄,截至去年底,参与人群1846万人,占人口比例仅1.4%,公务员事业单位都没有加入;量小,仅4821亿;

原因是建立年金的门槛高,必须是已经缴纳社保且持续三年盈利的企业;其次,年金税优幅度低,企业缴费税优4-5%,个人缴费无税优,且企业缴费进入个人账户时必须缴纳个税。

第三支柱目前无制度无组织,仍处于盲目自发状态,上海个人税延型养老制度已经研究了6年了,至今没有落地。

第二,养老储备模式没有从储蓄性养老转变成投资性养老。

中国的养老金储备主要靠储蓄,而国际上养老金储备不仅仅靠缴费,比较倚重投资增值,美国养老金增值有个“10:30:60法则”,今年我到美国访问,就10:30:60法则专程请教了美国罗素首席投资官彼得·甘宁先生,并根据美国这个法则,测算了中国的情况,如果中国一个储户自25岁开始建立个人养老金账户,每月缴纳工资的8%,年收益率6%,60岁领取到80岁——这些数据在中国目前实现都是可行的,则有个中国式的20:35:45法则,即100元退休金中,他只需缴纳20元,退休前有35元的增值,退休后有45元的增值。

举例而言,目前企业年金是4821亿,以此作基数,如果每年投资回报稳定在6%,10年后回报率为79%(此回报率并不包括企业年金每年自身增量),年金总量达到8600亿,20年后回报率达到惊人的221%,年金总量则从4821亿增长到1.5万亿。

从本次“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调查来看,实现养老基金保值增值成了职工最期望未来10年改革的内容,支持的比例高达29.2%,但是,能否获得神奇的复利增值效应?老百姓能否从储蓄性养老转变成投资性养老?需要国家从战略高度,从顶层设计入手,释放制度改革红利!

第三,商业养老机构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目前,从养老储备的商业运作量来看,经合组织约70%、美国约90%都由商业公司运作,而中国仅10%(企业年金)实行商业化运作;从投资回报率来看,美国过去几十年,养老金的回报率大约8%-10%,中国企业年金6年年均回报率也达到了8.35%的水平。

加强养老储备的三点建议

一是做好三支柱顶层设计。

由于目前中国处于生活方式和养老观念都发生剧烈变化的冲突期,人们普遍缺乏养老的家庭规划和个人规划,从中国养老储备指数认知度指数值为57.6,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因此,从社会发展战略层面,推动养老储备积累具有高度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我们建议:第一支柱做实个人账户,推动基本养老结余市场化投资运作、实现保值增值;第二支柱,扩面提幅;第三支柱,加快个人税延政策落地。

二是推动养老储备模式从储蓄型养老转变成投资型养老

首先,建议社保结余基金尽快从储蓄型积累转变为投资型积累;当前政府鼓励商业机构经办社会服务,目前商业保险经办医保服务正如火如荼进行,建议养老方面,也能够加大政府采购市场化进程。

如果基本养老结余额过去6年都委托商业养老机构进行市场化投资运作(目前人社部网站仅公布近6年的数据),根据每年的基本养老结余额测算,假设能够获得企业年金收益水平,则过去6年积累的基本养老结余将不是目前的2.4万亿,而是3.58万亿。

其次,建议尽快出台政策,鼓励国民建立个人养老账户;

仿照美国第三支柱个人养老账户(IRA)的模式,对各类社会群体,无论城镇职工、城乡居民、农民建议都能拥有个人养老账户。

2011年我国城乡居民个人储蓄资金达到34万亿,但储蓄具有目标的多重性、取现的随意性、积累的盲目性等特点,更重要的是,目前储蓄的利率水平一般都在CPI水平之下,不利养老金增值,如果居民的一部分储蓄能转变成个人养老金账户积累,则能享受复利增值效应。

三是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作用

对比政府服务和商业机构的服务,可以看到:商业机构跟客户之间是客户关系,政府服务是管理关系;两者存在效率性、增值性、便捷性的差异。

最新研究表明:世界养老储备增加主要靠两种模式,一是美国模式,二是拉丁美洲模式,前者强调市场之手,后者强调政府推动,但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商业化养老机构是养老储备积累运作的主体。个人认为,拉丁美洲的模式更适合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国情,值得借鉴。中国经过十多年资本市场的发展、6年多企业年金的发展,已经具备了一批合格的养老金运作服务机构,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它们得到政府和社会的重视不够,作用发挥不够,形成社会资源的浪费。

养老储备未来缺口如何填补

我们结合中国养老储备的缺口建立了模型,模型的小前提是:假设未来前10年,储蓄中10%转化为个人养老账户,并以年20%的速度增长,且年回报率6%,则前10年个人养老账户储备将达到37万亿;

再后10年,假设个人养老账户资金以5%的速度增长,年回报率4%,则20年后将达到91万亿。

模型的这些假设在中国的国情下是能够实现的。

从“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调查来看,中国目前职工在个人养老储备工具的选择上,最倾向于银行储蓄,比例高达32.9%。如果从制度上建立个人养老账户,且收益率稳定,将很快改变这种状态。

如果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前10年各增长率指标同于个人养老账户,再后10年将达到5万多亿;

再后10年各指标增长率也同于个人养老账户,20年后将达到13万亿;

如果第一支柱目前结余养老金的50%进入商业化运作,前10年和再后10年的各指标假设同上,则10年后将达到13万亿,20年后达到32万亿

以上三支柱储备前10年总和会达到56万多亿,扣除前十年养老金发放,再后十年总和将达到80万亿;

对照上面所说的10年缺口57万亿,再后十年缺口102万亿来看,如果各方面假设条件达到我所说的水平,则短期内,也就是10年之内,中国发放养老金将不会出现问题,再后十年,养老金年缺口,最乐观预计将不足2万亿,届时中国政府的财政能力是完全可以支持的。

但是,这个模型测算取决的大前提是:一是个人养老账户建立;二是第一支柱结余市场化运作;三是商业养老机构的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并使收益率稳定,中国人也能运用投资复利效应,从储蓄型养老转变成投资型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