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养老保险>《中国职工养老保障指数》调研报告摘要

打印

《中国职工养老保障指数》调研报告摘要

时间:文章来源:[ 字体:]

要点1:“职工养老储备”,是指职工针对自身退休后养老需求在工作期间已积累和将要积累的用于养老生活的各种权益、现金流和资产。这不仅取决于已经积累水平(充足度),也与未来的积累能力(稳定度)和积累意愿(认知度)有关。因此,本项目从这三方面(充足度、稳定度、认知度)来衡量养老储备发展水平。

在调研范围上,选取了中国大陆31个省会城市及5个计划单列市的企业职工作为调查对象(图1),并按照中国养老保障三支柱体系进行设计。

要点2:调研发现,2013年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总指数为60.6,处于评价基准第三档,即“基本水平”的下限,基本满足养老储备要求,但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其中,充足度、稳定度和认知度指数值分别为59.1、65.3和57.6。

要点3:从三支柱体系看,中国养老保障体系存在“瘸腿”现象,即相对于基本养老保险而言,二、三支柱没能承担起补充养老应有的责任。

调研显示:第一支柱,95.7%的受访者参加了基本养老保险;第二支柱,作为主要形式的企业年金,仅有38.9%的受访者参加(本次调查为大中城市,且未包括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相当于缩小了调研群体,实际企业年金职工参加率应比本次调查结果更低);第三支柱,主要通过职工自发行为购买个人商业养老保险和银行储蓄、投资不动产等形式进行养老储备,其中,45.9%的受访者购买了具有一定养老功能的个人商业保险。

要点4:从养老储备缴费积累的角度观察,调研显示,基本养老保险平均缴费密度仅为70.8%,职工退休后养老金替代率水平有限。

要点5:中国大中城市职工(含家庭)平均金融资产达61.6万元,对养老储备具有一定的贡献,但投资方式较为保守。调研显示,个人最期望的养老储备方式是银行储蓄,比例高达32.9%;其次是个人商业养老保险和住房等不动产,分别占受访者的比例为18.5%和17.0%。

进一步分析发现,其理财意识更多取决于收入水平,收入越高,理财意识越强。如:在“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定期储蓄或理财习惯”的受访者中,74%的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下,表明多数职工还缺乏养老理财意识和能力。

要点6:在以不动产为形态的养老储备方面,中国大中城市职工持有的住房基本满足居住需求,其对养老储备的贡献不应有过高期待。调研显示,受访职工平均拥有不动产1.01套(考虑到婚姻状况,应该介于人均和户均之间),以住宅为主。67%的受访者拥有1套房产,15.8%受访者拥有2套(含)以上房产,17.2%受访者不拥有任何房产。

要点7:“实现养老基金保值增值”是职工最期望未来10年改革的内容,支持的比例高达29.2%;其次是“支持机关事业养老金并轨改革”和“支持增强激励、多缴多得的改革原则”,受访者占比分别为17.8%和13.6%。

要点8:中国职工养老储备呈现显著的不均衡性。分企业类型看,外商投资企业(含代表处)最高(62.9),民营企业最低(59.4);分行业看,“能源矿产/石油化工”最高(62.5),“服务业”最低(55.9);分企业规模看,企业职工规模越大,指数越高,10000人及以上的企业最高(65.4),19人及以下的企业最低(52.7)。

要点9:基于指数调研结果分析,建议国家加快重构养老保障体系三支柱的顶层设计。第一支柱,解决个人账户空账问题;推动基本养老结余市场化投资运作,实现保值增值。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应加快“扩面提幅”,特别是养老储备较低的民营企业。第三支柱,加快“个人税延型”养老政策落地,建立个人养老账户。

要点10:建议国家充分利用投资复利效应,有计划地推进养老储备模式从储蓄型养老转变成投资型养老。首先,建议社保结余基金尽快从储蓄型积累转变为投资型积累;其次,促进个人养老理财意识的提升,建议在个人养老账户建立以后,引导职工把收入节余转入个人养老账户实现投资复利增值。

要点11:建议充分发挥市场化主体作用,推动其全面参与养老金的筹集及增值管理;同时,扩大养老金投资范围,进一步开放养老金在非资本市场产权、物权领域的投资,使得养老金能够更多地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进一步增加投资品种,如基础设施证券化、国债期货、规范的PE等产品,并建议国家针对养老金投资,发行期限长、收益率高的定向特种债券,加强养老金在国民经济中的资金配置作用。

要点12:建议多渠道、多方式、多层面增加养老金储备总量,在现有养老三支柱的储备形式基础上,也要重视国家战略养老储备、员工福利计划、个人多种养老理财等形式的作用。